行业新闻
如何破除中国罗非鱼产业的三大魔咒
(日期: 2015-04-27     点击次数: 2094)

        一阵雾霾笼罩华夏大地,同样也有一阵阴霾笼罩在罗非鱼养殖区。开年后的工厂收购价打破传统维持年前停工价格,这也是小事。毕竟市场供应量充足。但美国那边查磺胺药残退柜留下的恐慌阴霾却一直困扰着广大养殖户。
  
        年后广大养殖户恐慌性的排队出鱼,尾随而来的是一毛一毛的持续下跌。从开年大家预测维持在四块五左右运行到打破四块底线,一个月时间就够了。此时更是恐慌,还是排队出鱼。不止是不断地跌价,还有各种规矩冒头。一斤六大鱼超过两成扣两毛,超过四成拒收。还有统货收购和挑肥捡瘦。而到现在为止已经是三块七八而已啦。相对精养成本四块二三的成本,越是养就越是亏。海南开始闹事了,拒绝吃料,还要拒绝出鱼,为的就是申诉要打破垄断压榨。生存都是问题了。这真的是“魔日重现”了。
  
        罗非鱼产能过剩的问题一直存在!罗非鱼的出口药残潜伏危机一直存在!罗非鱼养殖群体犹如散沙的危机一直存在!不能因春风得意就好了伤疤不知痛!2011年的悲剧历史重演不是戏言!看!现在不是“魔日重现”了吗?还要继续逃避现实,自我安慰,听天由命吗?求人渡不如自渡。要渡过难关,享受春暖花开的好日子,不是听华丽的言辞自我陶醉,而是踏上改革的征途。下面从“养殖与加工流通的零和博弈现状”、“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是罗非鱼产业健康发展的基础之一”和“真健康养殖才是养殖高效益的基础”三方面论述这所谓的“破魔咒”。
  
☆价格不断下探就是在刺探养殖群体的心理接受底线:恐慌出鱼是祸端
  
        博弈。通俗说就是较量,就是彼此相争。什么是“零和博弈”呢?就是两者斗来斗去,利益流转。现在的出鱼和价格就是养殖群体和加工流通的博弈,打的就是心理战。价格不断下探就是在刺探养殖群体的心理接受底线。越是恐慌出鱼就越是要跌价。没有妥协的底线就没有跌价的底线。越是慌乱,就越是混乱的收鱼规矩。也就如此才有一斤六鱼扣钱说和统货出鱼说。这看着就像是一群狼围剿一大群慌乱的羊。
  
        养殖与加工流通的零和博弈后,还有一道加工流通与国际贸易的博弈。这是影响到养殖业的。作为商人,低价抄底进货是必然的心理。现在国内价格越是波动,就越是观望。所以现在的短期订单基本是零。因为在等价格谷底。而我们国内的混乱价格让国际订单缺乏,因为缺乏订单,成了压价的理由,越是压价则越是恐慌出鱼,越是恐慌出鱼则越是压价。如此恶性循环。国内有两家大型加工流通企业去美国开拓市场终端,我与一个走市场的人聊过。他说现在美国市场消费不差,就是中国罗非品质口碑差。而国内价格动荡是不利于加工厂接订单的,因为在观望。这与网友“小悦悦”的贸易商观望说法是吻合的。他说我们国内的养殖业该借鉴新西兰的“倒牛奶”案例控制市场供应来稳定物价。意思就是国内的恐慌出鱼是祸端。是价格狂跌的恶性循环祸端。“停止恐慌出鱼,才能稳定鱼价。”
  
☆由饲料行业牵头把养殖群体团结起来,建立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
  
        要停止恐慌出鱼稳定鱼价。该如何去做呢?养殖群体多是散沙一盘,各自为营。哪些人能左右到他们的意识?是亲近市场一线的饲料经销商、饲料业务员。这些人虽然常与养殖户打交道,但是他们好像与鱼价烂贱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所以不愿意做这些调控。若是这么想的,就错了。养殖户的养殖低迷是直接影响最大的是饲料消费。少养了或停养了就是损伤饲料行业的销售量。所以让这拨亲近养殖户的人去做调控市场服务是最合适的。现在饲料厂做市场服务很普遍,我认为这种服务可以深延去做行业服务。由饲料行业牵头把养殖群体团结起来做一个“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联盟划分四个大区,分别是海南、粤西、珠三角和广西。
   
        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的建立,有利于养殖群体的信息采集和分析决策及引导养殖的,也是中国罗非鱼可持续发展的必需组织。借鉴今年四月投苗狂热的引导经验,给出如下建议。
  
        1,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的建立,以采集信息素材和传播分析决策信息为主要工作,以分析信息决定策略为主要任务,以满足养殖群体了解客观信息需求为主要目的。现在养殖群体的盲目性表现在养殖群体的信息获知能力和分析决策能力弱。行业不缺乏此能力的人群,组织有公益心的有智商的人士分析决策得出行业发展战略是填补广大养殖群体的能力空缺的一种必要措施。此层为决策层,要求组成人员首先必需要有行业长远发展眼光和行业公益心和强大的思辨能力。依靠散播在各县城的个行业的基层信息人员收集的包罗万象的信息,分析辨别真伪,群聊讨论决策,为养殖群体提供信息策略支持。只要养殖群体强大起来才有资格和饲料协会及加工流通协会这些强大的组织协商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2,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的建立,必须组织强大的基层信息采集和传播高层精要信息的基层信息层人群。与养殖群体密切接触的是各地的苗商料商和药商,他们也有不少的人可以通过信息工具汇聚在QQ群或微信群实时反映信息和第一时间收到重要信息并传播出去。常跑市场基层的饲料业务更能深入了解养殖区的情况。行业媒体有通过渠道了解到一些养殖群体难以了解到的信息对行业的分析决策是非常重要的,希望媒体也能为这组织提供支持。打破养殖群体的盲目性,首先是为打破他们的信息来源瓶颈。
  
☆“病害损失”和“药残导致降价”两个苦果,养殖群体每年都吃
  
        中国罗非鱼养殖联盟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要给行业供应一种绿色安全的原料,这才不会埋藏着一个贸易障碍。引导养殖群体健康养殖有一定的养殖效益,养殖群体也才会注重养殖品质。
   
        假若罗非养殖稳定有0.2-0.3元/斤的利润,相信很多人还是愿意默默接受熬过这冬季的。可是。每年的罗非鱼链球菌病害都会肆虐一番,直接导致的经济损失让本有点微利的养殖可能没钱赚,甚至亏本,还有的是亏大本。治疗病害的抗生素药残也给行业出口退柜埋下地雷。最终的恶果还是由养殖群体承受,迫不得已接受降价。这就是佛说的“种因得果”。“病害损失”和“药残导致降价”这两个苦果,养殖群体每年都在吃。这两个恶果的种子是什么?能否去除啊?
  
        健康养殖,谈何容易?很多养殖户感慨:“说要调水,调了,也还是会死啊。说要内服保健,也吃啦,还是会发病啊。”这些养殖户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们不懂医学原理,就要看效果。但他们付出信任去尝试,失败后就会如此否定。 
  
        但细心的养殖户会发现,这些保健措施虽然不能有神一样的效果,还是有些效果的。多年的罗非链球菌病害探索中的案例统计发现,调好水质减少环境负担和内服增强体质及修复损伤的保健措施虽然不能立竿见影,但效果是有的。就如一块小砖头能垒成一面高墙一样,持续的保健,是能让健康体质免于病害的。当体质的防御比病原的攻击弱,就会发病。而环境是个大推手,可以有利体质也可以有害体质,可以削弱病原攻击力也可以增强病原攻击力。多年的研究探索发现,鱼的本有免疫力基本可以抵御病原的一般情况下的杀伤力。但是现在的养殖让鱼承受环境的慢性伤害和饲料毒素伤害累积很大,还有营养不平衡对体质的自我修复阻碍挺多。所以这鱼养到后期的体质就差,成了易感群体。在某些条件下,病原发难就导致了病害发生。但我们能未雨绸缪地预见这么微小的伤害累积,减少,甚至是去除这些伤害累积,保全鱼的原有免疫功能。
  
        在病害的高危季节,健康的鱼就能减少发病概率和发病强度,直接减少甚至是免除经济损失。鱼的外表很难看出健康受损程度,但内脏可以。所以定期解剖评估体质,做相应的修复是很有必要的。虽然这些保养是需要付出的,但相对损失是微小的。就如发动机换机油的钱与进厂大修发动机的钱差异一样。
   
        在养殖一线,更多的养殖群体接受的健康养殖模式不是维护水环境的优良和维护体质的强健,而是定期抗生素预防。因为这么更直接明显快捷。但是这种表面控制不死鱼的健康养殖模式,我认为是一种“伪健康”,而且还给行业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定期抗生素预防是伪健康是显而易见的,抗生素不是保健药,是治病的药。健康则无病,保健何需用治疗药。提前用治疗药物预防病害发生是未雨绸缪吗?是的。但是这首先对鱼的体质亚健康问题视而不见,其次杀灭预防是在培育一场更难治的病害。抗生素预防用药后筛选出的耐药性细菌在下次病害爆发时就是这抗生素无效的时候。所以提前用抗生素就会让后面出现的病害因耐药性导致病害死得更惨。而且在一线还发现这用抗生素还有一个副作用就是鱼的生长速度变慢,饲料比增加,还有挫伤体质的作用。这无疑是用了抗生素给自己挖了个坑,还盖上了一层伪装做个陷阱给自己。
   
        抗生素是外源性物质,在体内不能持续与病原抗衡,需要定期用抗生素压制病原,那么这么用药法就是给自己挖了一个更大的坑。不说用药成本和用药导致的饲料成本增加的经济损失,这些药残那么大的鱼流通污染了出口鱼品质抽样检验样品,给出口退柜埋了炸弹。最后有定价主导权的加工流通行业会把原料鱼收购价格压低来填补退柜亏损,甚至是借此打压收购价格谋利。如此的恶性循环,害了行业也害了自己。
  
        我们走健康养殖路线,即使没有相对市场价溢价收购,我们也是需要自律地进行。一是去除抗生素药残鱼的祸患。不为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就是不要做出药残鱼来打压自己的鱼价行情。二是,为了用“健康体质抵御病原”法来节省治疗病害费用支出、减少病害死亡损失和保全平稳生产的应有机会利润。即使此法不是立竿见影的,但是此法值得试验见证。佛说“种因得果”。不想再吃恶果,只有为自己种下“善因”。

国联微信公众号

Web Copyright 2001-2024 Guo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湛江国联水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页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广东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平乐工业区永平南路6号 
总机:(86)759-2533888 3153888 传真:(86)759-3399177
粤ICP备09166592号